10年前那段内外交困的日子

2019-12-19 08:58 | 阅读时间: 3分

10年前那段内外交困的日子

国家公布了七五事件的某些暴力镜头,让我的记忆又回到十年前在新疆工作的日子。

虽然在那边没工作没多长时间,甚至好多所谓的美丽地方都没有去过,但是新疆给我的记忆,应该是这辈子都难以抹去的。即便是当前已经做了10年的心理沙盘与5年3D心理沙盘工作,因为有那段经历,才让人感觉当前的工作原来也有因果机缘。

当时身在喀什,学生面临暑假之前的期末考试,突然爆出消息说乌鲁木齐发生打砸抢烧事件。(当时小道消息传如果有暴恐事件,很可能喀什是首发地之一(另一个是和田),而不是乌鲁木齐。)经常的政治学习与应急拉练,已经让学校的学生与老师习以为常,可是当事情真的发生后,又觉得“这是真的吗”。

学生在随后的三五天内全部提前放假送回家,各地大巴直接开到学校,按照地区远近分批分散。远的地方统一订购火车票送到校门口。班主任全程电话联系追踪。

记得我带的那个班40多个学生,用三天时间分散完,得到所有学生回家后报平安的消息,算是完成了一件政治任务。

当然在学生没有完全撤离的时候,武警部队就进驻学校了,好像是一个营,就住在学生宿舍。

之后老师根据情况离校。我当时回内地是从喀什到吐鲁番转车,再到北京。在北京待了十多天后接到学校的信息,让回校值班。

这样又订购车票安排行程,一周之后返回。回去后由于离正式开学还早,除了值班就是为开学做准备,当然对我来说更多的是看从北京带回的一些书。

某个同事私下获取的乌鲁木齐街道录像也传过来了,大家在一起看。看完很生气,完全没想到民族矛盾这么严重,确切地说,某些激进分子对和平环境这么痛恨。之后手机信号就不顺畅了,短信发不出去,网络不能上。好像校内是可以通信的。信息不畅,家人联系不上,一下子又回到了90年代初。

内外交困下加上水土不服,我额头长了个疱疹,差一点把眼睛弄坏了。

让我最终决定离开那里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,有一天天蒙蒙亮到医院挂针,校园门口聚集一帮人,其中有我们单位(院系)的领导,在跟其他到场的人一一握手。他们一周的某天早上起来有类似于礼拜的聚会,而且在太阳出来后就散去。而这位领导在我们政治学习的时候一直在强调不能参加这种聚会的。对此,我觉得心里发慌,感觉这地方不适合我。

十年后的今天,七五事件作为国家对西方险恶用心的反击,某些镜头做了披露。

我想,我们所经历过的某些片段也是可以说一说的,毕竟我们也算是七五事件影响的亲历者,虽然不是乌鲁木齐现场的亲历者。

应该说,没有七五事件,我可能还会在新疆安心地教书,而不是现在做3D心理沙盘研发与销售。正是七五事件发生了,自己家人的影响,我回到内地,回到北京,最后转到心理设备与心理沙盘的工作上来。某种程度,还是要感谢这次事件的。

是的,这次事件改变了不少人。

心理沙盘李守龙博文日记总第853篇,2019-245】

分享到
微信好友
朋友圈
新浪微博
QQ
QQ空间

参与评论

登录后参与评论

李守龙

3D心理沙盘,心理沙盘-vx号:13552472059

+ 关注
生意
李守龙专属微名片
 

择地而生

爱写作的“生意人”生意都不会差!

手机验证码登陆 | 忘记密码?
没有帐号?注册

择地而生

爱写作的“生意人”生意都不会差!

已有帐号?登录

择地而生

爱写作的“生意人”生意都不会差!

去登陆
没有帐号?注册

择地而生

爱写作的“生意人”生意都不会差!

帐号密码登录
没有帐号?注册